聂荣臻元帅数据库 -- 聂荣臻同志和科技工作

评论研究

首页 > 评论研究> 聂荣臻同志和科技工作

科技工作者的知心领导人

发布时间:2017-09-03 16:32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回顾聂荣臻同志领导科技工作的成功经验

钱三强

在参加党的十二大会议期间,我们科学界、教育界、文化界的代表,曾经有机会在一起举行小组讨论会,会上大家畅谈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各条战线出现的大好形势,同时不约而同地回顾起十年内乱前,我国科学、文化、教育事业所经历的全面发展的重要时期,大家称之为“黄金时代”。那时正是聂荣臻同志主持我国的徬技术工作,他以卓越的领导艺术和指挥才能,组织广大科技工作者同心同德,团结奋战,克服困难,为我国科学技术的繁荣和发展,为科技队伍的成长和壮大,作出了杰出贡献。

我曾经在聂总的领导下参加了有关原子能的工作。他无论在指导工作中,还是在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上,或是对科技工作者的关心体贴方面,都使我受到很深教益和激励,至今回顾起来,仍然倍感亲切。我正是从聂总那里学到了一些领导,增长了阅历,提高了处理问题的能力,这些都是我应该深切感谢他老人家的。

自力更生,大力协同,共同完成任务

一九五五年一月,中央决定开始原子能的工作。第二年,聂总就受命担当起主持全国科技工作的重任。当时,我国原子能的科技力量底子很薄,只有两支不大的队伍,一支是地质部的铀矿资源勘探队伍,另一支是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的原子核科学和技术队伍。显然,仅仅凭这点力量要承担起发展原子能的重任是困难的。为了集中力量加速原子能事业的发展,国家新成立了第二机械工业部,并且由宋任穷同志担任二机部部长。任穷同志也是一位很有经验,很有见识,有长者风度的领导者,又与聂总一直配合得很好。那时聂总既抓 原子能,又抓航天技术,而更多侧重抓航天技术。就这样,我国的原子能和航天技术,刚一起步就有了坚强有力的领导。从那时起,我的主要工作随之转到了二机部,担任副部长;由我担任所长的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也改由二机部和科学院双重(以二机部为主)领导,并改名为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

正当工作开始进展的时候,赫鲁晓夫领导集团背信弃义,片面撕毁协定,全部撤走专家,连一张图纸也不给留下,想把新中国的尖端科学技术扼杀在摇篮里。他们临撤走时还狠狠地冲着我们说:看你们去收拾这堆废铜烂铁吧。面对突如其来的困境,首先是我们党中央和毛主席、周总理,还有聂总向我们响亮地提出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口号——自力更生。聂总还鼓励我们要为国家争口气,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原子弹搞出来。正是自力更生的口号极大地激发了全国科技工作者的奋斗精神,不管是搞实验的,搞工程的,还是搞理论的;无论是科学院、高等学校,还是其它有关工业和医药卫生部门,大家都同心协力,服从需要,分配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有那些从事组织管理和器材、后勤工作的同志,也都扭成一股劲,为自力更生发展我国的原子能事业,勇挑重担,埋头苦干。由于聂总坚决贯彻中央的方针政策,又组织管理得好,因此,那时只有积极主动来争要任务的,却没有讨价还价,计较个人得失而不服从分配的。

当时,二机部的科学基础还不够宽广,干部、科学技术、设备都难以在短时间内补充配套。在这种情况下,正是聂总经过考虑,决定调动在国内科学门类比较齐全的中国科学院的力量,来共同完成任务。郭沫若院长和张劲夫副院长等,也是很有风格,一切急国家之所急,不管人和物,只要能用得上的就全力支持。最后,科学院硬是调动了全院的约一半以上人力,投入到原子能和航天技术有关的项目(约各占一半),进行科学技术攻关。即便在当时任务紧迫的情况底下,聂总的眼光不只看到眼前任务的急需,而且还注意到加强科学储备的重要性。他运用“任务带科学”的说法,来表述当时的这种认识,兼顾两方面的发展。实践证明,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一些新的学科逐渐建立起来了,科技队伍成长壮大了。从一九六0年到一九六六年间,科学院在计算机、高压物理、稀土元素、分析化学、氟化学、离子交换树脂、萃取齐、金属材料、光学仪器和放射生物等方面作了许多扎实工作,为原子能事业作出贡献。组织科技攻关这种方式,正是聂总领导科技工作的一种新创造,是他运用“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思想于科学技术工作的成功经验。他根据这种思想提出的原子能攻关方案,首先得到了周总理的支持,并且报告了毛主席,毛主席亲笔批示:大力协同办好这件事。

聂总抓完制订计划,紧接着就是狠抓计划的落实。仅中国科学院方面,在聂总的亲自过问下,很快就从组织领导到科研项目,从力量配备到仪器设备,都一一得到落实。院部成立了新技术局,由谷羽同志任局长,负责协调和保证物资供应工作;院党组还分工,由裴丽生副院长、秦力生副秘书长分头出差全国各地,深入到有关研究所、研究室,以至研究组,同科技人员一起落实任务,检查工作。我当时兼任科学院副秘书长,也经常与裴、秦二位一起出差,遇有困难,能解决的就当场拍板解决,或与科技人员实事求是地商洽可行的技术指标;不能解决的问题就报告院党组,以于请示我们的“总后勤部长”聂总。而聂总最能理解科研人员的要求与苦衷,最了解科技工作的特点,因此,他对于下边提出的困难,总是千方百计地予以解决,有时甚至亲自出马。

就这样,经过一两年的扎扎实实工作,大部分一般性的科技课题基本上都攻下来了。但是也有一部分难题,进展比较困难。比如,有一个关键性的元件,当时只有美、苏、法三国独立解决了,但都列为关系国家安全的核心机密严加封锁。我们的科技工作者进行艰苦探索,困难是不少的。聂总知识情况后,曾不止一次地过问该项工作,亲自给有关负责同志打招呼,要尽一切力量帮助解决困难,保证工作条件。经过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沈阳金属研究所、原子能研究所和冶金部的有关研究院的共同努力,该元件终于在一九六四年通过技术鉴定,并且很快投入了生产,为我国独立自主发展原子能奠定了重要基础。

“要在国庆十五周年前后试验原子弹”

聂总作为一位出色的指挥者、领导者、工作十分有条理,有预见。当原子能的有关工作大部分作出安排、原子弹设计基本上轨道后,一九六0年的一天,聂总亲自召集国防科委和二机部的负责人商议,要着手抓靶场的准备工作,靶场如何布置,要测试哪些数据,需要什么仪器设备,还有安全防护等等,都要一一进行研究落实。在许多准备工作中,当时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要有几个又红又专的科技干部来筹划和组织各项工作。经过讨论,聂总最后果断地提出:我们一定要争取在国庆十五周年前后爆炸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至于人员选定,由钱三强同志负责点将,点到哪个单位的人,哪个单位都不能打折扣。对于这样的决策,我当时一方面感到鼓舞和光荣;另一方面也确有一种紧迫感,特别是让我“点将”,更是感到责任重大。会议结束后,我即根据聂总强调的精神,着手从德、才、组织能力和健康状况等方面来挑选人才,经过多方商量和考察,不久便向国防科委提交了六位干部名单,并分别说明了推荐的理由。名单决定后,他们都先来到原子能研究所进行一段时间熟悉情况,尔后,原子能所又不断给技术、仪器等方面的培训与支持。经过二十多年的实际考验,这几位年轻干部不仅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而且现在都已经成长为国防科技战线经验丰富、又红又专的重要骨干了。

一九六〇年,正当工作进入关键时刻,我国遭遇了经济上的暂时困难。正在这时,又是聂总鼓舞了大家的信心。记得他不止一次说过:你们只管放手工作,我来作你们的后勤部长。为了保证计划完成,聂总一方面从政治上、思想上关心科技工作者,鼓励大家正视困难,战胜困难;另一方面他亲自想方设法采取一系列措施提供后勤保证。他向海军求援,给我们调来了鱼;从新疆、北京、广州军区等给我们调来了肉,后来陆陆续续调来的还有黄豆、食油等等。在这方面,王震同志对我们的支持也是很重要的。有一次,我曾到原子弹的设计机构吃过一顿午饭,亲口吃到了这些东西。据在第一线工作的同志反映,食物营养和其它后勤工作都得到了较好的保证,没有后顾之忧。这些调来的物资,不仅是增加了体质上的营养,更重要的是使广大科技人员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制度下开展大协作的优越性。因此,尽管当时各方面困难不少,但大家精神振奋,情绪饱满,工作进展顺利。我想这正是当时主持科技工作的聂总重视知识分子,正确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所起的重要作用。

一九六二年的广州会议,对于全国的知识分子来说,是永远不能忘怀的。周总理、陈毅副总理和聂荣臻副总理亲自主持了这次会议,并且都作了重要讲话。这些讲话,既正确体现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又贴切人心,感人肺腑。特别是周总理委托陈毅同志取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的一番精彩讲话,至今记忆犹新。陈毅同志首先郑重地传达周总理的话说:你们是人民的知识分子,是革命知识分子,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脑力劳动者,应该取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是我们国家劳动人民中间的三个组成部分,他们是主人翁。他又强调说:不能够经过了十二年的改造、考验,还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顶帽子戴在所有知识分子头上。陈毅同志进一步透彻地说:“十二年的改造,十二年的考验,大家还是不抱怨,还是愿意跟着我们走,还是对共产党不丧失信心,这至少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十年八年还不能考验一个人,十年八年十二年还不能鉴别一个人,共产党也太没有眼光了!”“共产党不尊重文化,共产党不尊重知识,共产党不尊重科学这类话,不晓得是马克思讲过?是恩格斯讲过?还是列宁讲过?毛主席讲过?谁也没有讲过这个话。愚昧是个很大的敌人。帝国主义是个敌人,封建势力是个敌人,愚昧——几万万人没有知识,没有科学知识,也是很大的敌人。”

听了这些讲话,所有参加会议的同志无不从心里感到温暖,感到高兴。会议结束那天,陶铸同志代表中南局和广东省为我们举行盛大招待会,科技界、教育界、文艺界的代表欢聚一堂,激情满怀。聂总让竺可桢同志和我在招待会上分别作发言。我当时洞天福地不到五十岁。聂总为什么点名让我发言呢?我理解他的意思是,自从赫鲁晓夫领导集团撤走专家,撕毁协定后,各界都很关心我国原子能工作的状况,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能不能搞得成。这种关心,在广州会议期间也同样反映出来。因此,聂总让我发言,既代表中青年科学家,又可以讲讲大家关心的原子能工作,鼓一鼓劲。在我发言这前,聂总还特意鼓励我说:“放开了讲”。我发言首先介绍了在党中央直接关怀和领导下,全国大力协同开展原子能科技攻关的情况。最后我鼓起勇气说:在全国各工业部门、中国科学院和其它有关单位的协作下,我国一定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预定的时间内把原子弹搞出来。我当时讲的预定时间,就是聂总在一九六0年提出的:国庆十五周年前后。这句话刚一讲出来,全场响起热烈掌声。这件事使我受到一次很大鼓舞,我决心要更加努力地把工作抓紧抓好,不辜负党和人民寄予的期望。

科技工作者的知识领导人

正如聂总总结说的,贯彻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是会遇到阻力,甚至要经历斗争的。那时候,在一些部门,一些地方,轻视知识,轻视科学技术,歧视知识分子的偏见是相当严重的。但是,聂总无论在会议上,或是在工作中,也不管人家怎么议论,他总是旗帜鲜明地为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发展科技工作大声疾呼,切实支持,甚至连具体工作安排都过问到。一九六三年夏,当原子能工作大体安排就绪以后,我想可以离开工业部门回科学院工作了,于是向聂总提出了这个要求,聂总表示不能同意,他说,等到原子弹试验成功以后,再谈工作问题。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十月十八日我被派往河南参加“四清”。一九六五年夏回到北京后,我再次问郭沫若院长提出了回科学院工作的要求,郭老替我向聂总转达了我的要求,最后聂总决定让我抽出一半时间参加科学院工作。

一九六五年,中国科学院学习聂总大力协同、开展协作攻关的方法,在理论物理和生物化学等基础科学方面也取得比较好的成绩。比如,一九八二年获得全国自然科学一等奖的人工全合成牛胰岛素和获得自然科学二等的强子结构的层子模型,都是那时取得的重要成果。特别是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结晶的获得,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的蛋白质,它的结构、生物活力、物理化学性质、结晶形状,都和天然的牛胰岛素一样。但是,就是这项世界第一流的工作,也离不开聂总的正确领导和有力支持。当胰岛素研究项目确定不久,由于种种原因,又面临着下马的危险。聂总知道后,立即鼓励说:不能下马,要坚持下去,要发挥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齐心协力大协作。正是根据这种精神,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北京大学化学系和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三四十位科学工作者,经过六年多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了成功。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参加人工全合成牛胰岛素工作的同志,聚集北京进行全面的工作总结。在总结过程中,当大家满怀喜悦庆贺胜利的时候,与会的生物化学工作者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聂总。他们说,要是能有机会见见聂总该多好啊!我当时在科学院的分工,是负责业务学术方面的工作,我参加了这次总结会议。当时,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也很想在迎接科学春天的日子里,见见矩尺的领导人聂总。聂总当时身体不大好,很少出来参加活动,但是一经联系,聂总很怜惜就答应了大家的要求,原来他老人家也很想同大家见见面。十二月十四日下午,聂总不顾年迈体弱,来到了科学工作者中间,他一一和大家握手,还熟悉地叫出一些人的名字。聂总听了胰岛素工作总结的情况汇报,十分高兴地说,这是社会主义大协作的胜利啊。聂总还询问了国际国内胰岛素研究的新进展,他勉励大家说:我国的科技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千万不要忘了自力更生,团结协作,有了这几条,我们就可以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自力更生,团结协作,这是我国发展科学技术的重要经验。我们一定要牢牢记取这些成功经验,并且把它传给我们的中青年同志,运用到今后发展科学技术的实践中去,使之发扬光大。这样,我们必定能够使我国的科学技术在完成新的历史时期的总任务中发挥出重大作用。

愿聂总多多保重身体,在国家重大事务中贡献出他的宝贵经验。


上一篇:聂总与中国科技大学
下一篇:聂荣臻同志开创了中国大规模科学技术研制工作的现代化组织管理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