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荣臻元帅数据库 -- 聂帅故事

缅怀纪念

首页 > 缅怀纪念> 聂帅故事

老乡!把这两个日本女娃娃送到敌人那里去!

发布时间:2017-08-09 10:08   作者:沙飞   来源:原载《抗敌报》1940年9月14日 晋察冀社通讯稿   点击数:0

编者按:正太路东王舍车站站长日人加藤,于我军进攻东王舍要点新矿之际,偕其妻与二幼女逃入敌寇堡垒躲避,该堡垒随后被我军攻破,其妻于炮火中亡故,加藤逃入矿井受火伤,经我救治无效死去。遗下二幼女,最幼者并于混乱中负轻伤,当经我军携回。我聂司令员见之,怜爱至尽,即请奶妈喂养幼女并调治伤处,予长女以牛奶罐头,百般爱抚。即着妥人送回敌方。亲笔致函,嘱咐转其亲属抚育。其时敌方飞机大炮正向我肆虐,炮火紧密,而该二幼女在严密卫护下,竟安达敌方。本文为此实事之速记。

孩子已经不哭了;她揉了揉含在小眼睛筐里的两颗晶莹的泪珠,她起先还是带着像在堡垒内一样的恐怖心情,凝望着周围陌生的人群,她有点奇怪了,那是个什么人呢?——那个人可不是爸爸,也不是“皇军”,可是他抱住妹妹——妹妹也不嚎啕了。他正在替妹妹包扎着脚上刚才为流弹所擦伤的伤口,他又看着旁边睡着的那个人,那个人是爸爸——加藤爸爸,脸色很难看,眼睛已不动弹,一声也不响。

——救不活了。孩子听不懂那个医生的话。她见他摆着两只手,满脸失望的神色,她已经意识到爸爸不幸的命运。

孩子的爸爸——加藤,是正太路东王舍车站的站长,在今天早上(二十一日),当炮火密集,我军已攻占敌人东王舍要点及新矿时,他带领着年轻的妻和这个六岁的女孩子及一个八个月的女孩子,跑到堡垒里。他梦想着的安全堡垒的顽抗并没有经得起我军像暴风雨一样炮火的袭击,敌兵一个个在急骤的炮弹里倒下去,他的妻子也被打死,他仓皇的逃入矿井内,可是矿井马上起了火,他便被烧得不省人事了。

我军攻占了堡垒,拾到了这两个孩子,也救起了这个站长。加藤救治无效,火伤已使他最后的奄奄一息也停止了。X大队长亲自替那个小的孩子包上了伤口,孩子在他的轻轻抚慰里,感到温暖了。

一群战士又带了一群老乡,挑着一篮水果,欢天喜地地来看这一对小俘虏。

——可怜呵!这样小的孩子。

老乡用着同情的调子轻轻地说。

——不是吗?日本军阀发动这场罪恶的战争,已使他们这些无辜的孩子都遭殃了。

X大队长用着是怜惜也是愤恨的声音,向老乡们解说着。

孩子仍然是听不懂周围人的话,可是她却感觉着这一堆穿着军衣或穿着便衣的人们,脸上总是堆着异样的慈祥与和善。

当X大队长要把水果送给她时,她那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牢牢望着他,最后她才想过来——她已消失了恐惧的心情了。

——把她送到聂司令员那里去。X大队长这样吩咐着。

于是把两个孩子放在两只篮子里,一个老乡挑着,一个战士护送着他们去了。

当这两个篮子被挑着的人放下时,那个大的孩子把放在嘴里的果子拿下来,她又看见了一个不相识的人。这个人先抱起了妹妹,又搀起了她,妹妹依偎在他的怀里,像在母亲的怀里一样,他抚摸着她的头问着,旁边的一个人把他的话重述了一遍,她听懂了。

——你害怕吗?

她摇了摇头。这个人找来一个奶妈,给妹妹喂奶。他又拿来一筒牛乳,冲好了喂着她。孩子奇怪了,这是谁呢?这是爸爸吗?不是!可是为什么他是这样慈祥与和善呢?

这就是我们的聂司令员。他不仅对我们、对我们的人民是那样和蔼可亲,是爱民如子的领导人;而对敌国的孩子,不!对整个日本人民大众,都是那样仁至义尽,那样伟大的富有人间爱的国际主义者。你想能不使连敌国六岁的孩子都要感动吗?

是的,孩子在笑了。她黑溜溜的两只小眼睛不转动的凝视着他。孩子扶在他身上,向扶在母亲的怀里。

聂司令员吩咐着要把这两个孩子送回敌人那里去。首先,那几个老乡就奇怪了。

——是的,我们一定要把这两个孩子送回去。因为我们进行的战争,是革命的正义的战争,我们不会像日本强盗那样野兽似的屠杀中国人民,残杀中国孩子。让日本人民知道我们进行的战争,不仅为着中国,也是为着日本人民、日本孩子。

聂司令员缓缓的语调给四周的人解释着。

敌工干事把送回去的话,转译给孩子。孩子依依不舍地抱住了聂司令员。聂司令员轻轻拍了拍孩子的头,孩子像是要流泪了。

——老乡!还是你挑着送他去吧!送到敌人那里去。

聂司令员把孩子放到篮筐里,把筐子里放满了梨、桃等水果;边看着一个战士,说:你也跟着去!

聂司令员交给一封亲笔写给敌人的信。信上是这样写的。

日本军官长、士兵诸君:

日阀横暴,侵我中华,战争延绵于兹四年矣。中日两国人民死伤残废者不知凡几,辗转流离者又不知凡几。此种惨痛事件,其责任应完全由日阀负之。

此次我军进击正太线,收复东王舍,带来日本弱女二人。其母不幸死于炮火中,其父于矿井着火时受重伤,经我救治无效,亦不幸殒命。余此伶仃孤苦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特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扶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

中日两国人民本无仇怨,不图日阀专政,逞其凶毒,内则横征暴敛,外则制造战争。致使日本人民起居不安,生活困难,背井离乡,触冒烽火,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对于中国和平居民,则更肆行烧杀淫掠,惨无人道,死伤流亡,痛剧创深。此实中日两大民族空前之浩劫,日阀之万恶之罪行也。

但中国人民决不以日本士兵及人民为仇敌,所以坚持抗战,誓死抗日者,迫于日阀侵略而自卫耳。而侵略中国亦非日本士兵及人民之志愿,亦不过为日阀胁从耳。为今之计,中日两国之士兵及人民应携起手来,立即反对与消灭此种罪恶战争,打倒日本军阀、财阀,以争取两大民族真正的解放自由与幸福。否则中国人民固将更增艰苦,而君辈前途将亦不堪设想矣。

我八路军本国际主义之精神,至仁至义,有始有终,必当为中华民族之生存与人类之永久和平而奋斗到底,必当与野蛮横暴之日阀血战到底。深望君等翻然觉醒,与中国士兵人民齐心合力,共谋解放,则日本幸甚,中国亦幸甚。

专此即颂安好!

聂荣臻 八月二十二日

孩子用依恋的眼光,离别聂司令员,也别离了这一堆她看来是慈祥和善的人。

前线炮火正炽烈着。正太线的惨败,引起敌人调来大批的飞机,正在做残酷的毫无目标的狂轰滥炸。

我们的护送战士,仍然带着这挑着的两个日本孩子,向敌人的方向走去,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为这两个小生命,随时有被自己国家强盗的炸弹杀伤的担忧。

上一篇:马兰专版
下一篇:“吾非石达开”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